主页

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2020年8月26日)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2020年8月26日(星期三)上午10时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请财政部副部长许宏才、预算司司长李敬辉、国库司司长王小龙介绍新增财政资金直达市县基层工作进展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举措包括:加强组织领导,完善制度体系,加快直达资金下达速度,搭建监控系统.。

  在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基层运转以及重大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发挥作用。

  包括建立部门联动、上下对接的工作机制,快速下达直达资金,构建直达资金管理制度体系等。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欢迎出席国务院新闻办举办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最近,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深入做好新增财政资金直接惠企利民工作,巩固经济恢复性增长基础。今天非常高兴地邀请到财政部副部长许宏才先生,请他向大家介绍新增财政资金直达市县基层工作进展的有关情况,并回答大家提问。出席今天发布会的还有:财政部预算司司长李敬辉先生、国库司司长王小龙先生。首先,有请许宏才副部长作介绍。

  各位记者朋友,大家上午好,很高兴参加今天的例行吹风会。建立特殊转移支付机制,新增财政资金直达市县基层、直接惠企利民,是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是扎实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的重要举措。国务院领导同志对此高度重视,亲自研究谋划、部署推动。李克强总理6月1日在山东青岛主持召开座谈会,听取部分地方政府和企业对新增财政资金直达基层的意见建议;6月9日又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审议新增财政资金直达市县基层直接惠企利民的具体实施方案;8月17日再次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直达机制有关工作进展,进一步部署深入做好新增财政资金直接惠企利民工作。韩正副总理等国务院领导同志也对相关工作提出明确要求。地方党委、政府有关负责同志也高度重视此项工作,立足本地实际研究制定具体落实方案,建立健全工作保障机制,确保相关工作有力有序开展。各级党政领导同志的大力推动协调,为直达机制落地见效提供了坚强保障。

  6月12日,我们在这里向大家介绍了特殊转移支付机制的资金范围、分配办法、资金监管等有关情况,今天我们在这里向大家重点介绍近期特殊转移支付机制落实及阶段性成效等情况。按照党中央、国务院有关决策部署,财政部会同有关部门认真组织实施,把落实好直达机制作为实施积极财政政策的重要抓手,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全力做好资金直达工作。一是加强组织领导,组建领导小组和工作专班,建立跨部门协调机制;二是完善制度体系,规范资金分配、下达、使用等行为,提高资金管理的规范性、科学性;三是加快直达资金下达速度,确保有关资金第一时间直达市县基层,发挥惠企利民的重要作用;四是搭建监控系统,对直达资金进行全过程监管,保障资金精准直达。民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人民银行、审计、税务等部门也做了大量工作。

  在各地区各相关部门的共同努力下,当前直达机制运转有力、有序、有效,政策效果正在逐步显现。根据直达资金监控系统显示,直达资金已在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基层运转以及重大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发挥作用,为各地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提供了有力保障。下一步,财政部将会同中央有关部门和地方,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持续抓好直达资金管理各项工作,努力完成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谢谢大家。欢迎记者朋友提问。

  今年财政政策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是建立直达机制,确保新增财政资金落实到基层。我想问财政部和有关部门都采取了哪些措施确保直达机制的尽快落实?以及如何让它发挥效能?

  今年建立特殊的转移支付机制是财政管理的一个重大制度改革和创新,对我们而言也是一项全新的工作。为确保这项工作能够顺利的开展、进行,并取得实效。我们会同有关部门提前谋划、主动作为、密切配合。通过采取健全工作机制、完善制度体系、创新监控手段等方式确保直达机制迅速建立到位,尽快发挥效果。具体来讲我们主要采取了六项措施:一是建立部门联动、上下对接的工作机制。财政部专门成立直达资金工作领导小组和工作专班,并牵头建立了部际专项工作机制,与民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人民银行、审计署、税务总局等有关部门召开专题会议,加强各种协调和信息共享,共同研究解决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地方也同步建立了有关部门的工作机制,完善政策措施,抓好直达机制的落实。

  二是构建直达资金管理制度体系。刚才讲到直达的方式是一项制度创新,在原有制度当中并没有,需要重新构建这样的制度,所以我们构建了直达资金管理制度体系。为提高直达资金管理的科学性、规范性,财政部加强制度建设,积极构建覆盖资金分配、拨付、使用和监管全过程的制度体系。根据直达资金所覆盖的范围,一方面制定特殊转移支付和抗疫特别国债资金的管理办法,明确资金分配使用等要求,确保资金管理有章可循。另一方面健全直达资金的监督监控制度,细化监管要求,织密织牢直达资金的监控网,确保宝贵的财政资金能够用到刀刃上。三是快速下达直达资金。特殊转移支付机制实施方案获得批准后,财政部迅速动员部署,扎实有序地做好直达资金的下达工作。我们大概用了20天左右的时间完成了研究制定制度、预算分配下达、方案的审核确认、分配结果导入监控系统等一系列工作。在6月底之前,将具备条件的直达资金全部下达,在国务院规定时限内完成了这项工作。同时采取差异化调度,增加资金调拨的频次,提高地方留用资金比例等措施,加大对基层库管支持的力度,保证基层直达资金的需要。我们把国库资金调度和地方资金使用需求两者结合起来。一方面防止由于资金不到位,影响直达资金的使用;另一方面避免大量资金涌到基层,造成浪费。我们加强国库资金的调度管理,频次有所加快。原来监控的县的数量没有这么多,现在监控县的数量比原来的面更广。

  四是搭建全覆盖、全链条、全过程的监控系统。直达基层,资金到底到没到基层,这些情况一定是要能够看得到,如果看不到,执行起来可能打折扣。为确保能够看得到这些情况,我们建立了监控系统,在较短时间内集中开发建设了连通中央、省、市、县各级财政的直达资金监控系统,对于直达资金实行从源头到末端的全链条、全过程的跟踪,确保预算下达和资金拨付、资金监管同步的“一竿子插到底”。加强监控系统与国库集中支付系统有关资金发放系统的对接,减轻基层填报负担。监控系统是从生产系统里直接取数,生产系统有情况之后马上取到监控系统里如实反映。同时监控系统向审计等有关部门和地方全面开放共享,满足其监管要求,提高监管效率。我们和审计部门是联网的,地方监控系统中的数据审计部门都能够看到,审计部门还专门开会、专门举办培训班,确保直达资金监管工作做得更好。五是相关部门密切配合,中央其他相关部门采取很多措施配合做好直达资金管理工作。刚才讲建立协调机制,我们经常根据情况,有了问题几个部门一块儿马上开会、马上研究。民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这些对地方进行指导,督促地方做好资金发放工作。人民银行加强了直达资金的拨付监管。审计署举办新增财政资金直达市县基层,直接惠企利民情况专项审计工作的视频培训,部署开展专项审计工作;税务总局加强对减费降税工作的跟踪监测。

  六是开展相关人员培训。财政部对全国财政系统4万余人开展培训,这次培训采取视频培训方式,最大的好处是可以向下延伸,和以往的面对面培训相比,培训效率提高了,我们在很短的时间内把4万人培训清楚,他们更熟悉、操作的更好,政策精神把握的更准确,提高了基层财政人员业务水平和工作能力,支持地方做好直达资金的管理工作。这项工作回过头来看很重要,通过采取培训,让地方财政部门的工作人员和其他部门相关工作人员更好地了解和掌握,提高效率,不仅解决了“开始一公里”的问题,还解决了后续相关问题。这里特别要强调地方作为直达机制的实施主体做得很好,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上,立足本地实际多措并举抓好直达资金管理,促进资金尽快的投入使用。一是比照财政部建立了直达机制工作领导小组、工作专班,统筹协调推进直达资金管理工作。二是进一步细化制定本地区直达资金管理办法,明确管理要求,夯实职责分工。三是升级改造信息系统,尽快实现与直达资金监控系统的相连相通。四是迅速开展相关政策和业务培训,做好资金分配、测算、拨付、项目储备等准备工作。上述措施为直达机制有效地落实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我回答的第一个问题,主要就是这些情况。谢谢。

  当前中央直达资金的政策效应已经逐步显现,请问直达资金主要在哪些方面发挥了成效?

  刚才我介绍了一些情况,整体进度就是“快了”。所以效用的显现,跟往年比时间提前了,在拉动经济、推动“六稳”和“六保”工作方面正在发挥效用,这当然还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具体情况请李敬辉同志介绍。

  很高兴回答这个问题。刚才许宏才副部长介绍直达资金整体情况的时候,成效整体是很好的,我再详细介绍一些情况。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直达资金主要是用于提升基层财政保障能力,支持基层做好“六稳”、“六保”等工作。从目前执行情况看,各地结合本地实际,大力优化直达资金支出结构,重点用于疫情防控、帮扶市场主体和困难群众,保基本民生、保就业、保基层运转以及支持重大项目建设,在支持疫情防控、稳住经济基本盘,保障基本民生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具体来讲有五个方面的作用:一是重点支持开展常态长效疫情防控。安排公共卫生体系建设、重大疫情防控体系建设等常态化疫情防控资金支出,支持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如湖北武汉市安排了47.26亿元,支持11个中心城区医院改扩建和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建设;天津等地安排资金用于疫情防控物资采购和保障大规模核酸检测费用支出。

  二是重点支持帮扶企业保市场主体。包括综合采取贷款贴息、援企稳岗、补贴补助等措施,落实纾困惠企政策。据不完全统计,上述政策措施已支出资金超过了140亿,惠及中小企业近8万家,个体工商户超过6万户。安徽部分市县向企业支付人民银行专项再贷款贴息资金;宁波安排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补助资金,助力援企稳岗、降低成本。三是重点支持帮扶群众保居民就业。包括统筹使用就业补助资金、职业技能提升行动资金,落实就业优先政策。据不完全统计,上述政策措施已经支出资金超过150亿元。如山东部分市县为企业发放稳岗补贴,稳定就业岗位;四川安排职业技能提升行动资金,对贫困劳动力、下岗失业人员、退役军人等群体开展免费职业技能培训;新疆部分州县安排资金支持做好贫困劳动力转移就业安置工作。

  四是重点下沉财力保基层运转。这次要求直达基层,包括加大对基层财力支持力度,兜牢兜实“三保”底线,确保基层正常运转。如云南将直达资金184.2亿元纳入对下财力性转移支付,增幅比上年高了23.2个百分点;广东向市县基层下达直达资金243.5亿元,实现了所有县区财力性转移支付只增不减;广西向市县下达直达资金194.85亿元,统筹用于保基本民生,保基层运转等。五是集中财力支持重大项目建设。通过抗疫特别国债资金支持公共卫生体系、重大疫情防控救治体系、应急物资保障体系、产业链改造升级等重大项目建设,积极发挥资金对产业链、投融资的撬动效应。我就回答这些,谢谢大家。

  2万亿的直达资金,现在实际执行下达的资金大概是多少?在提振消费方面,现在这个财政政策是否能起到比较大的作用?

  谢谢你的提问。刚才我介绍了我们所做的工作和工作进展情况,阶段性成效很明显。具体来说,刚才讲到6月底之前,将具备条件的中央财政资金全部下达到地方,在完成中央审核确认程序后,地方用一周左右的时间,将资金细化下达到市县基层。今年资金下达和往年相比不一样,以前年度,地方分配下达资金是由它直接下达到基层,不需要报中央审核确认的。这次加了“审核确认”环节,并不是说要对地方分配的情况作出调整或者干预地方资金分配的权力,因为它更了解基层情况。我们的审核确认,主要是为了确保省级财政只当“过路财神”,就是省级不能留用。我们在6月30日前,基本上完成审核过程。当然有少量的资金,比如后续疫情防控可能还需支出的资金,这类资金还要留一点,除了这些之外基本上下达完了。和往年相比,用时大幅缩短,效率明显提升。因为时间很短,无论是财政部门还是资金的使用部门,都加班加点,有的地方甚至通宵达旦,在保证质量前提下,必须把这项工作完成好,所以付出了很大努力。

  从分配情况看,截至8月中旬,扣除用于支持减税降费的3000亿元以外,实行直达管理的1.7万亿元资金当中,中央财政已经下达了1.674万亿元。在实行直达的2万亿元中,3000亿元用于支持新增的减税降费,这个由税务部门精准落实,通过财政减收来体现;1.7万亿元是通过财政支出体现。中央下达分配的1.674万亿元,占1.7万亿元的98.5%,也就是说还剩下1.5%,也就是大约260亿元还没有下,主要是为后续的疫情防控还得要留点钱,以及中央单位养老保险的一些补助政策要落实,有些地方的账还没有完全清楚,这两部分的钱,需要保留一小段时间,根据进展及时下达。中央分配到地方之后,省级财政的情况是怎样呢?省级财政分配下达了1.558万亿元,占中央已经下达资金的93.3%,大部分已经全部下去了。留下来的6.7%,主要是按照规定比例预留待分配的抗疫特别国债资金902亿元。刚才讲到,中央要留一点后续的抗疫支出,也对地方定了一项政策,可以在抗疫特别国债资金总量中预留不超过20%的钱,用于后续有可能发生的抗疫支出等。这902亿元如果剔除掉,地方下达资金的比例占中央下达资金的98.7%。这个比例也是很高的,只有1.3%没有下。每个省份都有一些具体的账,有一些特殊的事项在审核、报批,有些账还没有算清楚,这些只是极小的一部分,应该说,下达率是非常高的。

  从市县财政情况看,省级财政下的1.558万亿元当中,市县财政已经细化落实到具体项目1.451万亿元,占省级已经下达资金的比例是95%。上一级财政部门资金下达到市县之后,市县要落实到项目,并且是前期准备工作做的比较好的项目,不落实到项目上就没有办法支出。现在已经有1.451万亿元都落实到具体项目,还有5%暂时没有落实到项目,可见整个安排机制是很快的。从资金使用情况看,截至8月中旬,在1.7万亿元当中已经形成实际支出5097亿元,其中市县基层支出4888亿元,占比95.9%,体现了资金直达基层的政策效果。市县两级,市级占14.5%,县级占81.4%,另外省级支出4.1%。为什么省级还有一些支出呢?主要是按照养老保险省级统筹的要求,养老保险的补助经费要实行省级统筹,基层的养老补助资金也是要统筹到省级列支,即基层的养老支出也反映在省级,所以省级有4.1个百分点。这样县级是81.4%,市级14.5%,省级4.1%,体现了真正用到基层。省级支出当中还有一些是普惠金融发展专项资金,用于对疫情防控重点保障企业贷款贴息,由于贷款贴息是贴给具体企业的,部分支出需要省级跟有关企业算帐,必须列在省级。这是总支出的情况。

  如果按照支出进度测算,实际支出的数额5097亿元,占中央财政已经下达资金的比重是30.5%,高出序时进度2.7个百分点。也就是说,从下达时间算起到年底,现在的实际支出进度,比按照时间均匀分布来算,大概高出2.7个百分点。由于初期有很多准备工作,直接按照时间均匀分布计算不一定很合理,即使这样比较,比序时进度也是快的。总的看,通过采取上述特殊举措,即采用直达的方式,资金下达进度明显加快,资金安排和使用效率大幅提升。我们还可以预料,市县已经把资金都安排到项目上了,为后续预算执行打下了良好的基础,速度会进一步提高。这项制度安排为各地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提供了有力保障,对于拉动消费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总的来看,具体的政策措施的实施,无论对投资、消费,也包括对进出口,都会产生积极作用。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发行1万亿元的抗疫特别国债,请介绍抗疫特别国债的发行情况?谢谢。

  《政府工作报告》当中安排发行1万亿的特别国债,这是今年的一件大事,也是应对疫情的重要举措,这项工作我们高度重视,采取一系列措施,整体来说平稳有序,顺利完成了这项任务,国库司负责债券发行,请王小龙司长介绍相关情况。

  发行抗疫特别国债是党中央、国务院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加大宏观政策调节力度的一项重要举措,是个重大决策。财政部认真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抓紧做好特别国债发行工作,已经于7月30日完成最后一笔发行任务。从6月18日第一笔发行到7月30日发行完毕,共发行了16期抗疫特别国债。我们综合考虑了各方面因素,特别是市场需求。本次1万亿国债分为三种期限,分别是5年期、7年期、10年期。5年期发行4次共2000亿元,7年期发行2次共1000亿元,10年期发行10次共7000亿元,总体来说发行结构比较合理,发行节奏也是比较平稳。

  总体来看,投资者的认购比较踊跃,认购主体较为多元,平均投标倍数达到2.54倍,高于二季度一般记账式付息国债的平均投标倍数。平均发行利率2.77%,比前5日国债二级市场收益率平均低10个基点,与国债二级市场衔接良好,符合投资者预期。各界评价也都比较积极正面,认为特别国债发行透明度较高,发行节奏较为平稳。 为平稳完成1万亿元特别国债的发行工作,财政部在前期准备上也做了大量工作,包括与人民银行、国债承销团的协调配合和沟通都做的比较充分,可以说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在舆论的正确引导下,整个发行工作平稳顺利完成。目前特别国债所筹资金已经提前下达地方,地方正抓紧把资金落实到具体项目,有些资金已经形成实际支出,政策效果正在逐步显现。下一步,财政部将进一步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加强特别国债资金监管,确保资金落地见效。同时,进一步加强一般国债、地方政府债券发行管理,平稳顺利完成全年政府债券发行任务。谢谢。

  刚才介绍中提到,现在资金直达机制运行已经步入正轨。下一步还会采取哪些措施保证直达资金落地见效?谢谢。

  刚才给大家介绍的这些情况都是一些阶段性的,我们第一次介绍的是制度安排,这一次是介绍进展,后面还有若干个月。你提的问题非常好,确实不能松劲,要持续抓下去,真正抓到底,并且借鉴这次直达基层的机制。怎么总结归纳,更好地发挥作用,同时解决执行当中存在的问题等,我们确实高度重视,也有具体安排。请李敬辉同志作介绍。

  许宏才副部长在开场白中已经提到要进一步采取措施做好这项工作。目前来讲,中央直达资金已经基本下达到基层,正在按照补贴发放周期、项目建设进度、实际工作需要等逐步拨付到位。下一步的关键是怎么用好、管好直达资金,让直达资金精准高效发挥作用。财政部将会同有关部门和地方在用好、管好直达资金上进一步下功夫,确保直达资金有力有效、安全到位。主要采取以下措施:一是盯紧直达资金使用。督促省级财政部门当好“过路财神”、不做“甩手掌柜”,严禁截留挪用直达资金,同时大力优化支出结构,加大财力下沉力度,增强基层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的能力。指导市县财政部门督促资金使用部门因地制宜、精准施策,科学分配使用资金,加速资金落实,将已下达的资金尽快用到市场主体和民生上,并加快建立实名台账,做到账目清晰、流向明确、账实相符。

  二是加强直达资金监管。与审计等部门加强沟通协作,强化信息共享,形成监管合力,“瞪大眼睛”盯紧盯牢直达资金的分配、拨付和使用情况,及时发现问题。进一步完善直达资金监控系统功能,健全预警提醒机制,加强数据比对分析,为实施有效监管提供支撑。三是强化问题整改落实。为最大程度提升直达资金效果,要坚决做到随时发现问题、随时进行整改,确保不搁置、不拖延。建立健全整改落实机制,严肃财经纪律,对虚报冒领、截留挪用的,实行“零容忍”,发现一起、处理一起、严肃问责;对分配迟缓、资金闲置的,及时进行通报、约谈,并视情况采取必要的约束措施。

  四是及时评估完善政策。认真听取地方有关部门和社会各界对直达资金管理的意见建议,及时完善管理措施,提升直达资金管理效果。同时,加强直达机制实施效果评估,我们不断地滚动评估,合理吸收好的经验和做法,完善和改进预算管理措施,进一步发挥好直达机制的效用。前几天,我们针对地方反映的一些具体操作问题,已经发文明确,包括允许地方将预计年内难以形成实际支出的直达资金,调剂用于其他具备条件的项目,减少资金闲置沉淀;允许地方将抗疫特别国债资金用于弥补前期已经发生的抗疫经费缺口。下一步,我们主要从以上四个方面采取措施,进一步做好工作。我们有信心在已有工作基础上,把直达机制的落实工作做得更好。

  刚才谈到为了促进直达资金的安全高效使用,财政部已经搭建了联通各级财政部门的直达资金监控系统,目前系统运行的怎么样?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

  这个问题非常好,如果没有这个系统,确实很难实现我们刚才说的这些,后续很多工作还要依托于这个系统。这个系统是真正的“千里眼”,可以看到基层,看到资金使用情况。系统同步提供给有关监管部门,监管部门随时可以跟进,特别是受疫情影响,有些现场审计开展起来有难度,但监控系统随时可以看到,可以了解有关情况并开展工作。这个系统非常重要,我们也花了比较大的精力。当然,系统还需要不断完善和改进。这方面的情况,请王小龙同志具体介绍。

  国务院作出建立特殊转移支付机制,确保资金直达市县,直接惠企利民决策部署,为落实好这项工作,财政部对整个工作要求进行了深入研究和分析。考虑到时间紧,更重要的是考虑到节约社会成本以及基层使用需要,我们对已经运行平稳的财政扶贫资金动态监控平台做了适度升级改造。在深入分析直达资金监管要求的基础上,用20天左右的时间完成了系统改造,基本满足了对资金下达、分配、以及支出使用等情况的监管需要。刚才许副部长也讲到了,客观来讲,我们设计的时候就充分考虑到要有限度地来完成这项工作,所谓“有限度”,就是要充分考虑实施的便捷性,以及运行成本力求低廉。我们花了非常少的钱完成了系统改造,解决了资金下达、拨付等问题,包括资金所处状态,到哪儿了、是哪一类资金、什么项目、收款人是谁都能够非常准确、清晰的记录。而且通过这些记录,可以形成台账。所谓台账就是对资金所处状态的记录。可以说,这套系统通过非常简便的方式,完成了对资金下达、执行等情况的记录过程。可以说,是完成重大任务的一次具有创造性的实践,既快又省又好。因为此前已经有了财政扶贫资金动态监控平台实践经验,基层的干部都会用,所以培训上也节省了时间和工作量。我们充分考虑基层实际情况,数据是从基层的生产系统直接导入的,除了极个别情况外,基本不需要手工输入,这个系统便捷、高效、节约,这些我们都充分考虑到了,而且很大程度上都已经实现了。

  刚才您问到发挥了什么效果?第一,方便资金下达。第二,相对准确、及时的记录了资金状态。第三,为基层规范使用提供了指引。具体来讲有三个方面:一是全链条、全过程的跟踪。从直达资金源头贯穿到末端,掌握每笔资金的下达、分配和使用情况,确保资金流向明确、账目可查。二是建立实名台账。掌握被帮扶企业和个人受益情况,有力促进了资金精准落实到位、尽快发挥效果,让宝贵的财政资金用到最急需最困难的地方。三是建立预警机制。这一点我们充分借鉴了以往财政扶贫资金动态监控平台的经验,预警规则既是对不规范操作的提示,同时也是给正确使用资金的明确指引。我们结合不同类型的资金,设置了不同的预警规则,比如说扶贫资金,不许建楼堂馆所,如果这个钱用于楼堂馆所,就有预警提示信息,就会触发红灯提示大家引起关注,如此一来,也为相关部门监管提供了帮助指引。从近期财政、审计、人民银行等相关部门监控,以及财政部驻各地监管局的抽查情况来看,总体运行比较好,规范性比较高。这充分说明了这个系统发挥了威慑作用。当然,更为主要的是各级财政以及资金使用部门等各个方面非常重视资金使用的规范性,注重提高资金管理效率。目前情况看,系统运行情况良好,各方面的反映比较正面。我们也始终注意倾听地方使用者的需求,倾听审计、民政、社保、人民银行各个协同部门的建议,不断完善系统,从预警的精准性、运行的高效性、数据的分析能力等方面不断改进。希望大家有机会也看看这个系统,共同发挥监督的作用。谢谢大家。

  全部文字

  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深入做好新增财政资金直接惠企利民工作 巩固经济恢复性增长基础